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期刊 > 《云南中医中药杂志》 > 2017年第11期
编号:13217159
论吴佩衡《麻疹发微》的学术成就及其意义(2)
//www.caroetjl.com 2017年11月1日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 2017年第11期
     2.3审时度势,胆大心细清代徐灵胎《医学源流论·医道通治道论》中曰:“患大病,以大药制之,则病气无余;患小病,以小方攻之,则正气无伤”[4]。麻疹为急型传染病,其起病之快,传变之速,危害之重,匪夷所思。吴氏认为用药攻病需审时度势,依据病轻重而决定药量大小,务使药病相当,患大病即病势急重,邪气正盛,应以大剂重剂投之,使其足以攻邪令病气无余。若药轻病重,有如杯水车薪,于事无补,且贻误战机。如“麻疹危证治癒验案二例”中“乙”[3]案,吴氏五小儿因痢疾愈后体质尚未复元,抱街出玩回家后发热、涕清咳嗽,以为是风寒感冒,给予桂麻各半汤,但“服后发热未退,证状未减,见其目微红多泪,有出麻疹之状。”考虑患儿病后体较弱,乃以麻辛附子汤加生姜、甘草辅正除邪,温散托毒而开提之。“服后面上已略现红疹,但色象不鲜,发迷无神,已现少阴证但欲寐之病情。遂将附片加倍,又服一剂,头面颈项及胸背虽已渐出,但疹出较慢,其色微现青紫而淡红,且仍发迷无神,再以大剂白通汤扶助元阳而托疹毒外出(附片二两、干姜五钱、葱三茎)。服后胸部以上疹已渐出,而下半身及四肢仍未见点 ......
上一页1 2

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,全文长 4193 字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