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期刊> 《健康管理》> 2017年第11期> 正文
编号: 13216406
互联网+养老:政府购买怎么成了政府包养?
//www.caroetjl.com 2017年11月1日 健康管理 2017年第11期
我们调研了S市下辖三个县市区(以下简称A区、B市、C市)的养老“互联网+”提供情况。在调研中我们发现,以上三个地区都以公开招标的形式,确定一家政府购买服务的提供商,由社会资本建立了呼叫中心,采取线上呼叫+线下入户服务的“互联网+”养老模式,统一负责辖区内全部老人“互联网+”养老服务。

一、A区H公司“互联网+”养老服务情况

在S市A区,我们走访H公司,考察其建立的社区养老服务“互联网+”系统。H养老公司在A区开展了“互联网+”养老服务,具体服务办法以政府购买服务为主,服务对象主要针对政府包干的“五类老人”(五类老人为:A区城镇户籍且居住在城区的年满65周岁以上特困供养人员、低保对象、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员、重点优抚对象、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成员、重度残疾以及80周岁以上老年人)。上述政府养老服务购买的范围以区级(县处级区划单位)进行招标。同时H公司还提供区内针对非“五类”老人的有偿家政和养老照顾服务。

H公司对所有政府购买服务老人建立电子档案,提供特殊的老年手机 ......

您现在查看是摘要页, 全文长 4041 字符